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時序漸移,夏日的喧囂慢慢淡去,秋日的韻味在枝葉間悄悄伸張開來,草木披色,山長雲輕,陽光雖然依舊張揚,不過,空氣的味道卻一天天清峻了。坐在窗前,時常聽見葉子間相互致意的響動,我總是在想,它們的輕語會驚動熟睡的鳥雛麼? 又到九月,彈指數來,離開校園的時間已有五年,這樣不長不短的時間可以磨掉很多個性的崢嶸,但對季節的那份親觸卻始終滑行於堅硬的時間之上,執著地扎根於心上,像流水一樣,可以穿越泛白的思想,在各種各樣的岸邊停留。我是在九月來到這個世界上的,農曆的九月,谷子的香氣穿透肺腑,剛剛閒置下來的農具還保留著收割的慾望,麻雀在飽食之後,順便探視了我慵懶的睡姿。那個時刻,我還沒學會如何打開眼睛,我只能用心去查看秋天的顏容,那是最初的親近,所有的味道都被我貪婪地收入懷中。直到今天,這些味道依然在內心深處不斷地發酵,輕輕一碰,就會將最初的幻想舞動。 大自然單獨地賜予常常吸引我們欣賞的眼神,對九月的熱愛,自然少不了對花卉的銘記在心,而九月,花事大多漸盡,唯有菊花迎來了她的盛期,所以九月又被成為菊月,因菊而美,因菊起歎。大約十歲那年,我家花盆裡栽種了第一株菊花,對菊花的認識就是從那時開始的,十歲是個特別快樂的年齡,對勞動充滿著異乎尋常的熱情,常常把花盆裡所有的花都澆得全身濕漉漉地才罷休,這少不了挨母親的訓斥,後來,那幾盆菊花居然開出了白色的花朵,在日漸蕭瑟的花台中顯得與眾不同,本來快活的我就愈加雀躍了,香氣不多,也要用笨拙的小手將花枝拽下來,湊到鼻子前聞聞。 與九月特有的親緣,決定了我對九月所有事物的親和之感,而菊花是首當其衝者,就像高山之上的流雲孤松,抬眼相望,是捨不得移開自己的視線的。因為這個原因,古典文學中關於菊花的詩句常常令我流連往返,像孟浩然《過故人莊》中“待到重陽日,還來就菊花”句,讀來有一種自然恬靜的流韻,正下心懷;還有李清照筆下“東蘺把酒黃昏後,有暗香盈袖”的溫婉,賦予了菊花人性的品格;至於淘淵明的落花無言,人淡如菊,彎下腰,一不小心自己成了一株菊花的境界,則自不待言,更是令人神往。 19歲那年,我遠離故土,來到了開封這座有著悠久歷史和文化傳統的城市,求學的生涯雖清苦,但青春的意氣卻能夠釋懷。再後來,我有幸又留在了這座城市工作生活,和很多人一樣,清早的時候牽著朝霞行走在大街上,到了傍晚,則向著晚霞而行。 而開封這座城市又恰恰將菊花命名為這裡的市花,許是因為這裡菊花的品種繁茂、花蕊艷麗天下之故。每到秋日,菊花的香氣便在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裡流淌,郊區花農栽下的花卉正好這個時候繽紛開來,他們紛紛將一盆盆菊花搬進市裡,為即將舉行的菊花花會做準備。花會的這一段時間,我們皆稱之為菊展,各個公園都會盛妝以待,無論是入口,小徑還是大道及展台前,五彩的菊花都在盡情地綻放,舞動醉人的秋意。不僅顏色各異,還有一些極其珍貴的品種比如墨菊等也出現在花叢之中,讓人大開眼界。 開封的九月是動人的,暑熱已經褪盡,風沙未起,天藍如鏡,整個城市都包圍在花的芬芳中。尋常巷陌,也是一步一景。即使是那些極平常的品種,依然能夠吸引蜜蜂們多情的眼神。 菊花盛開的時候,當然忘不了買上幾盆,賣花的地方很近,就在門前廣場的旁邊,一字排開,有許多品種可供挑選,即使不賣,每次從外面回來,也一樣遭遇那些綻放的心情。 文章來源: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幫助您! |傻了吧我會飛的BLOG | 微笑著遇見 微笑著說再見 |侯會的BLOG | 想流浪的狗狗的BLOG |浮光掠影 | 愛情小王子談星座 |谷春霞的BLOG | 北歐紅嘴白頭鷗棲息地 |大正得正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