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舞秋風,漫天回憶,黯然沉默,惹淚的話不能說。 漠視自己的錯誤,倒是一種最不負責的釋放。 甜歸甜,苦歸苦,終究是空。 完全捨我,也是虐待了一個生靈。 離人心上,一杯酒,情緒哀愁,葉落的季節,過往在心底盤旋,躲著黑眼圈,包圍已失去的彩色照片。 自己是什麼,自己是誰? 自己是自己的麼? 喧鬧的街頭、躁動的旋律,找不到一絲我的安全。 問題是:誰會顛三倒四的去做傻瓜? 總是不安,總是強悍,是誰,抹殺我的浪漫? 人情冷暖正如花開花謝,不如將這種現象,想成一場必然的過程。 雨奏曲、葉伴舞,陰冷的天氣,將我的手腳吻涼。 一種神秘的情,來無影,去無蹤,友情 深厚,緣分盡了,就成陌路。 突然而來的,事實上叫人手足無措。 心事隨心,心不答應,因為情不深。 紅塵醉,微醺的歲月。 自以為很熟,結果反生隔離。 這滋味還夠我咀嚼幾年。只因為,我已經來不及承認了。 久未放晴的天空還要陰沉多久? 造化弄人,不在天,在我。 許下我們曾經的快樂,也許會麼開始已經結束,也許還麼開始,何來的結束? 只是我不願承認,不敢承認,不想承認…… ——行行